江南园林的风神与韵味

作者:betway必威体育投注    发布时间:2019-06-10 16:23    浏览:

[返回]

江南园林的风神与韵味

 

江南园林的风神与韵味

 
苏州拙政园
 

江南园林的风神与韵味

 
扬州个园
 

    ○几乎每一座有年纪的城市,都可以端出几座拿得出手的园林,每一座园林,都是自然山水与人文内涵的结晶。在中国园林的庞大体系里,江苏南部太湖沿岸一带的园林一枝独秀,尤以苏州、扬州为盛,兼及金陵、无锡等地。

 

    ○烟雨迷离,是人们说到江南园林时,很容易想起的四个字。江南园林,是一个压缩了东方美学、充满中国人精神理念的生命体,是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下中国人生活质量的鲜活写照。

 

抖落江南园林的历史,有一个遥远的朝代是绕不过去的,那就是六朝。

 

六朝时期,是中国经济与文化重心东移江南的肇始。秦汉在前,六朝的文化虽然还吃着它的奶,但其差异十分鲜明。建都于南京的六朝,都属偏安一隅、半壁江山的小王朝,已不再具有秦汉雄吞万里的现实与气势。江南人口密度大,不像北方那样地广人稀,新的人文情趣正在形成,体现在园林上,有着由大到小、由粗犷到精致、由豪富到雅游的变化。更值得注意的是,文人化园林的出现,从神异化转向山林化,从夸豪斗富转向游观清赏,仿佛于万千苍茫中现出一线光亮,为后世江南园林的文脉开了先声。

 

苏州园林:文人趣味与归隐文化

 

春秋时,吴王夫差在甪直古镇枫村,建了一个梧桐园。凤凰栖枝乃吉兆,但传说中的金凤凰最终没有降临。遥想那潇潇秋雨,落叶满庭,正是悲秋时节。“梧宫秋,吴王愁。”这首收录在《汉乐府》中的古代童谣,便是此园秋时的生动写照。它与西晋时的顾辟疆园,堪称苏州园林的开山之作。

 

苏州后来成为举世公认的“园林之城”,主要还是文人带来的文气。有人干脆把它称为文人园林。想想也是,唐代诗人韦应物、白居易、刘禹锡先后在此为官,政声虽不显赫,但留下了许多传世的诗文,开创了一代文风。到宋代,范仲淹、苏轼、欧阳修、陆游、范成大等,都有诗文赞美苏州;明代苏州出了唐寅、祝允明、沈周、文徵明等大画家,所以苏州园林的出名,诗歌与书画的作用功不可没。

 

15世纪初,永乐大帝把都城北迁,给了苏州一个崛起的机会,也使得苏州成为南方风雅的渊薮。明中叶后,昆曲盛行于江南,园与曲相依相生、水乳交融。它与诗词书画一起,汇成园林的文脉。昆曲的骨子里,一是雅,二是糯。有时,曲境就是园景,而园景又通曲境。中国人看景,往往带着自己的审美感情,一个园林的建筑物,看起来是物质的,其实更是精神的,它是精神的物质,也是物质的精神。“芳草有情,斜阳无语,雁横南浦,人倚西楼。”这句词中,最精彩的是一个“人”字,是那个脉脉含情的人,点活了园林的“睛”。由此,园林的格局,不光因了情感,更由于人格、风骨的因素,成为士大夫精神的一种依托与延伸。

 

苏州园林的最大特点,是纯属私家,不沾皇气。其核心,还是归隐文化的影响。园子的主人,或是当官者被贬,或是当权者下野,或是年长者告老还乡。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一般地讲,古时为官者一有文化,二不缺钱。那山林野趣,是古人最向往的,但要真让他们搬进深山老林,又太清苦;享得清福,没了洪福。而把真山真水请到自家宅邸里,只能在画卷上体现。但是,文人与工匠却给出了另一种可能。南宋绍兴年间,《营造法式》重刊于平江,对彼时建筑起了一定影响。到了明代,苏州香山一带的匠人获得参加营建两京宫殿的机会,眼界和技艺手段都有提高;著名的建筑家蒯祥就是香山人,他设计并参与建造了北京的故宫,连天安门,也是他的作品。很重要的一点是,早期的苏州园林都不是一次完成的,往往是园子的主人在“基本建设”刚搞完的时候,就把一些文人雅士请来把脉,饮酒赋诗、题匾撰联,意见当然要提的,好的主意便融到往下造的亭台楼阁中去了。造园的专著也应时而生,明代计成的《园冶》是一本非常不错的园林专著,文字好,又实用,插图也很精美;文徵明的曾孙文震亨,写了一部《长物志》,他说的“长物”,最早系晋人首提,其含义,乃多余、奢侈之物。透过对这些美器、美物的不同消费方式,我们看到了社会对精英和大众如何进行划分,那种晚明时代的风雅,对后世的园林、住宅、建筑、生活,是有较大影响的。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