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小墓旁曾葬过一个痴情书生醉白楼是白居易

作者:betway必威体育投注    发布时间:2019-06-11 06:52    浏览:

[返回]

现在的西湖,北山路、南山路,没有中路之说。

在《西湖梦寻》里,张岱却特地写了西湖中路。

书里所说的中路,就是围绕在西湖岸边一圈的景点,比如关王庙、孤山、苏小小墓、葛岭、苏公堤、湖心亭、醉白楼等等。

中路的景点,其实跟北山路和南山路有点遥相呼应。比如北路有岳庙,中路就有关王庙,南路就有于坟。

苏小小墓旁曾葬过一个痴情书生

醉白楼是白居易酒后诗兴大发所题

现在说起醉白楼,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龙井路上的那家酒楼。

其实醉白的“白”,指的就是白居易。

唐元和年间,白居易在杭州当刺史,喜欢喝个小酒,游游西湖。

当时有个闲士赵羽,在茅家埠西湖岸边,造了一座酒肆。

有一天,白居易偶然经过,发现在这碧水青山之间,竟然还有如此雅致之处:清晨看杨柳拂风,夜晚赏渔舟唱晚,酒楼临湖而建,动静皆宜。

白居易游兴大发,散着步,就往酒楼里走。

赵羽看到“领导”大驾光临,马上拿出上等好酒好菜招待。两个人品茶饮酒,相谈欢畅,毫无官民之分,反倒觉得有些相逢恨晚。

酒过三巡,白居易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这一喝,就是好几天。

赵羽也是个聪明人,看两人谈兴渐浓,就提到了“楼名难求”,比较遗憾。

这酒楼在杭州,虽然声名鼎沸,坊间酒客络绎不绝,但美中不足的是,一直没有楼名,只因它是文人骚客聚居之地,怕草草决定店名,不能涵盖尽此意境。

白居易听出了赵羽话中有话,想要索要题名,就欣然答应了,当即挥笔题下“醉白”两字,赵羽高兴得不得了,不禁拍案叫绝。

“白”字是乐天先生的姓氏,“醉”嘛,就是白居易一直好这一口,就连写诗也都带着酣畅淋漓的醉酒之意。

以“醉白”来命名酒楼,与乐天先生豪放不羁的性格不谋而合。

如今的醉白楼,是杨公堤二期工程中完成的第一个历史文化景观,粉墙黛瓦,飞檐翘角,将大气的盛唐古风和精致的江南园林意蕴天然合一。游客可在楼畔的码头下船,在“醉白楼”品酒闲谈。

当你走到这里,是不是也会和乐天先生一样,发出“人间何处此楼”的感慨?

白乐天酒后

诗兴大发

无名酒肆

变身“醉白楼”

金沙深处白公堤,太守行春信马蹄。

冶艳桃花供祗应,迷离烟柳藉提携。

闲时风月为常主,到处鸥凫是小傒。

野老偶然同一醉,山楼何必更留题。

倪元璐《醉白楼》

生前梦里会小小

身后葬于小小旁

一抔苏小是耶非,绣口花腮烂舞衣。

自古佳人难再得,从今比翼罢双飞。

薤边露眼啼痕浅,松下同心结带稀。

恨不颠狂如大阮,欠将一曲恸兵闺。

徐渭《苏小小墓》

在杭州,在西湖,说到苏小小,大家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苏小小的墓,就在西泠桥边,外地游客来了,都喜欢往黄色的墓冢上粘硬币。

苏小小资助过的书生鲍仁和阮郁也算是对苦命鸳鸯了。但是,在苏小小身边,痴情的男人还真不少,即使是小小去世后。

宋时,有个进士叫司马才仲。经苏东坡推荐,做了个小官。

司马才仲相貌堂堂,才华飘逸。有人好几次做媒,但司马才仲都没要,因为他早有心上人了。

原来,早在五年前,司马才仲外出公干回来,在洛阳一个荒废的寺庙里过夜。

睡着后,司马才仲做了个梦,梦见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一边弹琴一边唱歌,唱的是《黄金缕》。歌,就为司马才仲而唱。

司马才仲问她叫什么名字,女子朱唇轻启:“西陵苏小小。”

到杭州后,司马才仲找到了苏小小墓,将三杯清酒轻轻洒在墓前。当天晚上,他就夜不能寐,辗转到半夜,只是觉得心里很烦闷,于是披衣起床,刚推开门,突然看到院子里有个绝色女子俏生生地立在那里,他定睛一看,竟是梦中的小小。

司马才仲明知道是鬼魂,但丝毫不觉得害怕,反倒有种失而复得的欢喜,叫了一声“苏姑娘”,就哽咽了。

苏小小也很激动:“你还记得我?”

当天晚上,两人同寝。

第二天,司马才仲醒来已经午时,发现自己躺在了院子里。

司马才仲也是个痴情种,对苏小小念念不忘。就这样过了三年,司马才仲竟然相思成病,撒手人寰。人们把他葬在了苏小小墓旁边。

尽管现在已经找不到进士墓,但西湖边总是会发生令人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即使是现在,西湖边,也都是相互依偎的情侣。

杭州人很善良,大多喜欢放生。现在的放生池就在净慈寺对面。

其实,西湖放生,早在北宋就很流行了。那时候,整个西湖就是一个放生池。

宋时,宝石山下还有块放生碑。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