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园林四大名石为何越“丑”越有趣?

作者:betway必威体育投注    发布时间:2019-06-10 16:28    浏览:

[返回]

  古典赏石审美向有瘦、皱、漏、透之说,相传是米芾所谓的“相石四法”,最早源自元代陶宗仪所编的《说郛》收录的宋代《渔阳公石谱》:“元章(米芾,字元章)相石之法有四语焉,曰秀,曰痠,曰皱,曰透。四者虽不尽石之美,亦庶几云。”又有《渔阳石谱》则称:“元章相石之法有四语焉,曰秀,曰瘦,曰雅,曰透。四者虽不尽石之美,亦庶几云。”其实,米芾是否提出过所谓的“相石四法”很值得存疑,因为米芾的所有诗文都没有提起这一点,而且同时代的人物有关笔记也都没有点明过,所谓《渔阳公石谱》也是仅仅两三百字篇幅,语焉不详,而且渔阳公究竟何人也难以查考。所以,所谓米芾的“相石四法”,极可能是后人伪托或是附会的。今人所述的瘦、皱、漏、透,其实源自清代书画家郑板桥的题画《石》:“米元章论石,曰瘦、曰绉(通皱)、曰漏、曰透,可谓尽石之妙矣。东坡又曰:石文而丑。一丑字则石之千态万状,皆从此出。”瘦、皱、漏、透,集中反映了古典赏石的形态、结构之特点,其实是一种反形式美,也就是苏东坡所说的“丑”。郑板桥这里所称苏东坡的“石文而丑”,其实是一种误读,应该是“石丑而文”,两者意思有所不同。如果说,前者可以解读为:石头上面的皱纹(文通纹),给人以丑的感觉;后者则可以解释为:石头越是丑态毕现,便越有人文之趣。可见,后者意思更为精妙。

  据宋人罗大经《鹤林玉露》记载,苏东坡在称颂画家文同画的梅竹石图中提到:“梅寒而秀,竹瘦而寿,石丑而文,是为三益之友。”(甲编卷一)这里,诗人将寒梅、瘦竹和丑石相提并论,视作美的象征,可谓是为石传神之笔。所以说,瘦、皱、漏、透可以加上一个丑字,这些,在古代四大名石——特别是园林置石中反映得最为典型。清人陈洪范曾经对英石的结构造型有一个拟人化的比喻,将皱、瘦、透三者予以概括:“问君何事眉头皱,独立不嫌形影瘦。非玉非金音韵清,不雕不刻胸怀透。”近代《三希堂石谱大观》则指出:“画石之法,不外曰皱曰瘦曰透曰丑,……石之为物……宜奇丑,宜老硬,宜空灵”。近代刘熙载在书论专著《艺概·书概》中则作了终极意义的总结:“怪石以丑为美,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一‘丑’字中丘壑未易尽言。” 据此还可以说,相石之法,更像是画石之法。

  古典赏石“以丑为美”,这里面包含了古代文人士大夫的宗教、哲学、伦理、艺术等意识观念。如古典赏石所强调的透漏感,与古典建筑空间美学和绘画美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前者表现为透风漏月、曲径通幽,后者表现为计白当黑、虚实相生。也就是说,“文人石”是一种载体,它体现了文人士大夫对于老庄哲学一些观念(如“大象无形”、“大成若缺”、“大器免成”、“唯道集虚”等等)的思辨认同。可以说,古典赏石实际是一种观念的艺术。这在当时完全是本土化的东西。即使在南宋时期,赏石从中土流传到了东瀛,但日本也并没有流行过以瘦皱漏透为特征的古典赏石,而是另外发掘出了注重形式美学的水石艺术。这也很容易解释为何在近现代中国赏石之风趋于式微,因为它越来越不符合现当代人的审美趣味。

  值得指出的是,以瘦皱漏透为结构特征的、以抽象形态为主要表现形式的古典赏石(现代西方学者称之为“文人石”——Scholars' Rocks),不同于表现“似与不似之间”的文人画,它的“不似”之呈像反映了一种带有抽象表现主义色彩艺术的探索,这是古人艺术创作(包括发现与加工)的一次超越,西方艺术一直到20世纪初才真正出现了纯抽象形式。

  

江南园林四大名石为何越“丑”越有趣?

  《素园石谱》中的一页 

  三

  就像是江南三大名石一样,古园林石大多是名石。所谓名石,不但与名人、名园有关,还往往与著名事件有关。古园林石所涉及的著名事件,交集最多的莫过于宋徽宗“花石纲”事件。宋徽宗的艮岳叠山造园和“花石纲”事件,不但对于宋代的经济社会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也对于古代园林营造和赏石活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据今人考辨,艮岳主峰介亭址所在高度当为九十尺( 约合28米,比起北京故宫御花园堆秀山整整高出一倍),再“增以太湖、灵璧之石”,其高度也不会超过40米。艮岳的奇石,大多来自太湖石、灵璧石、英石之类园林峰石。当时在平江府(今苏州)专设应奉局,负责搜集、运输供艮岳点缀的奇石异木。北宋覆灭之后,艮岳遗石尚存于开封、北京等北方各地,尤其是大量的太湖石被金人运之中都(今北京)筑北海之琼华岛,至今尚存。清乾隆年间,因改修御苑的需要,陆续将部分艮岳太湖石拆运到御花园、宁寿宫和瀛台等地。北京北海琼华岛引胜亭、涤蔼亭前面各自摆放着一块一人多高的奇峭石头,分别置立于水波纹石座上,东为昆仑石,类似石碑规整;西为岳云石,状似驮龟引颈。石上刻字均为乾隆御笔。昆仑石石背刻有乾隆十七年(1752年)御制诗云:“……摩挲艮岳峰头石,千古兴亡一览中。” 岳云石上有乾隆御书“岳云”二字以及同年御制诗曰:“石来艮岳势嵚崟,千载荆凡默监兹……”点明了这些石头的出处。今置于开封市相国寺大雄宝殿前后的三块铭以“北宋艮岳遗石”的太湖石,据介绍,也是20世纪60年代自北京故宫御花园中的艮岳遗石运回的。另外,沿京杭大运河一带也有不少“花石纲”遗石:“宋花石纲,河南所属,边近山东,随处便有,是运之所遗者。其石巧妙者多,缘陆路颇艰,有好事者,少取块石置园中,生色多矣。”(明·计成《园冶》)特别是江南一带,不少古典园林等还有若干“花石纲”遗物,这些当年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北上的奇石异峰,可谓逃过一劫,安好如初。著名的如“江南三大名石”中的“瑞云峰”、“玉玲珑”等。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