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学先驱亲手规划打造华南植物王国

作者:betway必威体育投注    发布时间:2019-07-16 12:36    浏览:

[返回]

  穿越战火护标本谱写中国植物志

  植物学先驱亲手规划打造华南植物王国

点击进入下一页

  华南植物园热带雨林温室航拍图。

点击进入下一页

  华南植物园科研区的标本馆中共有110万份标本。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实验室,研究人员手捧培育出的植物。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炮弹果

点击进入下一页

  黄虾花

点击进入下一页

  形态婀娜的热带植物。

点击进入下一页

  “活化石”银杉标本

  广州文化拾遗

  1929年,中国现代植物学主要奠基者陈焕镛院士创建了植物园的前身——国立中山大学农林植物研究所。彼时,中国近代植物学研究几近空白。陈焕镛痛下决心:“中国一定要有自己的植物学、自己的植物园、自己的植物研究所、自己的植物志。”

  90年过去了,他的愿望已经实现:1929年初建时,植物研究所的标本馆仅有9645份标本,如今馆藏已超过110万份;2004年,《中国植物志》历经四代科学家、耗费近半个世纪编撰完成;每年约200万人次徜徉在华南植物园,感受陈老与中国植物学先驱们亲手规划、打造的植物王国。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方晴 通讯员周飞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 实习生邓迪

  策划、统筹/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嵇沈玲

  在陈焕镛之前 看中国植物标本要向外国借

  7月11日,记者从76岁的华南植物园原第一党支部书记、研究员陈忠毅和84岁的“中国植物园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华南植物园研究员胡启明的手上,小心翼翼地接过两本珍贵的书籍——印刷于1934年的《国立中山大学农林植物研究所概况第一次五年报告》和印刷于1948年、由研究所出版的全英文植物学论文专刊《Sunyatsenia》。翻开泛黄的书页,通过两位老研究员的口述,我们了解到了华南植物园前世今生的故事。

  1915年,出生于香港的陈焕镛从哈佛大学树木系毕业,获得林学硕士学位。那个时候,世界许多,的植物园都栽培着中国的,植物,中国植物的模式标本大多被保存在外国的标本馆内,国内却缺乏完备的植物园和标本馆,以致研究本国植物分类学不得不远涉重洋到外国去寻找资料、参阅标本,这让他深感痛心。

  尽管导师邀他留校攻读博士,陈焕镛还是毅然回国,在随后10年间踏遍大江南北收集、研究植物标本,填补中国植物分类学的空白,并于1929年在中山大学建立了植物研究所。

  陈忠毅告诉记者,植物所建所之初,只有14人,但这14人却承担着很重要的基础任务:中国有多少植物?是什么植物?“我们要把它们分门别类搞清楚了,才能了解中国植物的‘家底’有多少”。

  在陈焕镛的领导下,全所人员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标本和图书资料逐渐增多,并逐步建立了标本室、图书室、植物标本园和实验室。《第一次五年报告》中的标本增进表显示,1929年标本馆藏仅9645份,次年便近乎倍增至17244份,到1933年,已经增长到60250份。

  誓死相守不离半步 战火中守护7万份标本

  这些标本来之不易,更是中国植物分类学的命脉所在。1938年,广州沦陷,陈焕镛冒着生命危险,把7万多份标本全数运到香港,存在九龙码头围道陈家寓所内,并出资设立研究所驻港办事处。

  1941年,日军侵占香港,植物所驻港办事处遭到搜查,由于标本、图书均有国立中山大学标志,被视为“敌产”,办事处被日军查封。为了不让标本落入日军手中,陈焕镛誓死相守,不离半步。1942年4月底,陈焕镛将存港标本运回广州,安置在康乐广东大学(原岭南大学)校园内,直到抗战胜利,陈焕镛才“如释重负”,报请中山大学接收。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