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文化何以跨越环太湖区域

作者:betway必威体育投注    发布时间:2019-07-26 00:30    浏览:

[返回]

  编者按:如果说,此前沟通南北的运河在江南区域发展中扮演了颇为重要的角色,那么明代中晚期以后,沟通东西部的长江所起的作用变得越来越大。同时,海运在商业贸易中的作用进一步显现。

  很长一段时间里,江南是美丽、富饶的代名词,以至于远在边陲的绿洲水乡也被誉为“塞外江南”。那么,江南的空间究竟有多大?怎样来界定“地理的江南”“市场的江南”和“文化的江南”呢?

  苏州和上海:始终位于江南中心

  对江南地域范围的界定,以往主要有两种意见:一个是依据行政区划,一个是看自然条件。

  从行政区划的角度来看,最早以江南为地名的是唐贞观十年分天下为十道,其中之一便是江南道。这是一个“大江南”的地理概念,囊括今天的长江以南、南岭以北,西起川、贵,东至大海的广大地区,相当于长江以南的半个中国了。

  历史上,最迟称为“江南”的地名是清顺治二年的江南省,辖区大致包括今天的江苏、安徽两省,其中当然也有今天的上海。不过,它的存在时间不长,到乾隆二十五年就正式分立为江苏、安徽两省。

  以自然条件为依据的划分法,所据理论主要源自美国学者施坚雅。江南研究学者如李伯重、周振鹤等,将太湖作为江南河川流域的中心,认为长江以南的环太湖地区就是江南。

  环太湖地区有水系相连,有着共同的经济特色,但其范围究竟有多大是有分歧的:从苏、松、嘉、湖或苏、松、常、镇“四府说”到苏、松、常、镇、宁、杭、嘉、湖、绍、甬“十府说”;另有“五府说”“六府说”“七府说”“八府说”“九府说”等,排列组合有所不同。

  以上两种意见的范围有交叉重合也有相异之处,所不同的只是环太湖圆周范围之大小。从中可以看到:无论是行政地理还是自然地理上的江南,都不是一个不变的、有着固定边界的地域概念;无论是“四府说”还是“十府说”,最为中心的是古代的苏州和松江(上海)。

  运河与长江:沟通南北互动东西

  行政的江南与自然地理的江南之外,还有一个“市场的江南”。施坚雅在提出河川流域作为自然地理划分标准的同时,还指出河川流域是传统时代人员、物资交流的载体。因此,一个河川流域就是一个区域市场体系。

  最初意义的江南市场与江南自然地理大致重合,是以太湖为中心,以太湖西部上游的荆溪、苕溪,东部入海的吴淞江、娄江、钱塘江等,加之贯通南北(镇江、杭州)的运河,而共同组合为一个平原水网的区域市场。

  唐宋以前的江南地区,相较于北方而言,经济、文化上落后。到了唐宋时期,这一情况开始发生改变。特别是,随着京杭大运河的开通,镇江、常州、无锡、苏州、嘉兴、杭州等运河沿线城市的内部沟通得到加强。同时,江南粮产品等源源不断地通过大运河向北方运送。

  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加强了江南各城市之间的联系,另一方面增强了江南地区接受北方先进文化辐射的力度。可以说,大运河的开通,塑造了江南地区对外开放的性格。

  宋代,江南经济文化超越北方;明清时期,更是到达历史的高峰。如果说,此前沟通南北的运河在江南区域发展中扮演了颇为重要的角色,那么明代中晚期以后,沟通东西部的长江所起的作用变得越来越大。同时,海运在商业贸易中的作用进一步显现。

  16世纪以后,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在江南、华南、华北和长江沿岸的华中地区,形成了日益密切的市场网络。当时,有天下四端之说:北有北京,南至佛山,东为苏州,西乃汉口。苏州为四端之首,是天下商贾云集的海内外贸易中心。同时,作为江南中心城市,苏州对周边城市、区域有着强大的辐射力;周边城市、区域则有着向中心聚集的内聚力。

  例如,跨越崇山峻岭的疆界,徽州向苏州整合。

  原来处于江南边缘的徽州,自然地理与江南核心地区迥然不同——“徽介万山之中,地狭人稠,耕获三不赡一。即丰年亦仰食江楚,十居六七,勿论岁饥也。天下之民,寄命于农,徽民寄命于商”,“吾邑之不能不贾者,时也,势也,亦情也”。

  徽州向苏州内聚的动力机制是生计。徽商向以苏州为中心的市场进军,由青弋江北上芜湖进入长江,再由镇江入运河到苏州,或是由新安江到杭州入运河到苏州。这种密切互动,催生出江南地区“无徽不成镇”的格局。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