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图绘世界与博物珍品

作者:betway必威体育投注    发布时间:2019-06-12 06:26    浏览:

[返回]

2018:图绘世界与博物珍品

 

  《东南园墅》

  童寯 著

  浦睿文化·湖南美术出版社

  没有想到,2018年,建筑师童寯会成为一个小的热点。浦睿文化和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童寯的《东南园墅》、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张琴的童寯传记《长夜的独行者》。而与此同时,童寯之孙、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童明策展的“觉醒的现代性——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中国第一代建筑师”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童寯正是当年最早留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那一批建筑师之一。

  童寯这个名字,恐怕只有建筑和园林专业的师生才比较的熟悉,中国第一本关于中国江南园林的专著《江南园林志》正出自童寯之手。

  1925年9月,从清华毕业的童寯,立志于建筑学,以实现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的理想,受高班杨廷宝的影响,选择留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他由上海出发,途经东京、西雅图至美国东部费城。

  在宾大,虽然杨廷宝比童寯高几届,两人却是最好的朋友。杨廷宝毕业后在克雷事务所工作,星期日常与童寯相聚,梁思成则是童寯的同屋室友,两人情同手足。才华出众的童寯,在设计导师毕克莱的指导下,仅用3年时间就完成学业,获硕士学位。在学习期间,童寯曾多次参加建筑设计竞赛,数次获奖,其中包括1927年全美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罗丹博物馆)二等奖和1928年设计竞赛(新教教堂)一等奖。

  童寯在中国建筑史上留名,除了设计,他的一大贡献是中国近代造园理论研究的开拓者。

  在20世纪30年代初,童寯就开始进行江南古典园林的研究。1932-1937年,童寯利用周末等休息时间遍访上海、苏州、无锡、常熟、扬州及杭嘉湖等地,考察江南园林,那时有些园林已经荒芜,他痛心疾首,乃发愤著书。很多时候,园林荒草丛生大门紧闭,他不得不千方百计找到看门人,请求入内观看。有两次被疑为坏人,受到警察的审问。他对园林除了用艺术家的眼光去欣赏、拍照、提笔作画以外,还独自一人徒步踏勘、测绘。

  功夫不负有心人,童寯写成了中国第一本关于中国江南园林的专著《江南园林志》。

  而《东南园墅》是童寯晚年于病榻上用英文书写的最后一部著作,这本书完整汇集中国东南地区的古典名园,从赏园之趣、造园之法到园林之史,深刻解析园林的美学内涵及与中国文人的关系,全面细述建筑与布局、装修与家具,叠石、植物配置等营造技法以及中国园林的历史变迁等,古典雅致,赏心悦目。

  园林,是中国人看待建筑和植物的方式,而西方人看待建筑和植物,又与东方不同。有书至美和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植物手绘艺术》一书,是绝美的植物手绘作品。

  你知道世界上第一幅植物手绘是谁画的吗?

  15世纪70年代早期,德国版画家兼油画家马丁·施恩告尔在研究三种不同种类的牡丹时创作的写生图被认为是最早的植物手绘图。其中关键的一点是,这幅作品是施恩告尔在现场写生创作的,而非临摹或者凭记忆绘制出来的。1473年,施恩告尔在油画《玫瑰园中的圣母》的背景中再现了这一植物写生图。

  早期的植物手绘,在18世纪末之前,基本上都是定制出版物,并不面向市场销售。那些喜爱手绘来记录植物的画家们,可以用他能找到的任何一种媒介来作画。笔记本、账簿、课本练习册、高级牛皮纸和零散的白纸都成为很好的画本。著名的瑞典生物学家卡尔·冯·林奈和英国博物学家马克·凯茨比都曾经在信封背面和扑克牌上作画。

  达·芬奇,是家喻户晓的天才大师。达·芬奇的天才不仅体现在他的油画作品中,还体现在充当他“私人实验室”的近5000页笔记和手绘作品里,通过这些密密麻麻的图像和注释文字,达·芬奇期待捕捉和认知自然界的迫切愿望表露无遗。达·芬奇时代的植物志中所描绘的不过是纸上的标本,而达·芬奇笔下的植物则是植根于泥土的鲜活实体。他眼中的大自然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在他的作品中,不仅前景中的人物非常重要,就是背景中的植物、小鸟甚至激起漩涡的水面,都是达·芬奇研究的对象,他的兴趣之广,非常人所及。达·芬奇的笔记本图文并茂,记录了他对多个学科进行思考和研究的心得,也是我们探索这位天才的艺术世界的一座宝库。虽然达·芬奇没有专门画过植物,但是从他在1508-1510年间的绘画中,我们发现,他似乎正在计划撰写一部植物学专著。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