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桃花源”到“迷楼”:郑闻论刘伟冬的园林

作者:betway必威体育投注    发布时间:2019-07-02 22:49    浏览:

[返回]

刘伟冬,1960年生,江苏南通人。现任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艺术理论家、艺术史学者,教育部艺教委员会委员、教育部专业艺术硕士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并担任学报《美术与设计》主编。

刘伟冬曾于南京师范学院就读英语语言文学专业并于1987年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获硕士学位。1992至1993年,于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进修学习。1997至1998年,作为高级学者先后访学德国卡塞尔大学艺术学院以及美国西佛吉尼亚大学艺术学院。2012年主持的《图像与中国美术史研究》课题获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艺术学重点项目。刘伟冬作品中经常出现的“园林”主题既与艺术家童年记忆相关,又与其作为艺术理论家对“符号与图像”的研究相得益彰。凭借深厚的艺术理论及艺术史功底,刘伟冬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形成了独特的风格。

从“桃花源”到“迷楼”:郑闻论刘伟冬的园林

刘伟冬油画作品

“江南”从来不是一个狭义的地理名词,它与精致优雅的生活方式,寓意于物的情感寄托,穿越时空的心游途迹紧密相关。“江南”存在于黄公望或倪云林笔端的山水之间,也存在于《袁中郎尺牍•与龚惟长先生书》的字里行间,“江南”还存在于茅盾的《林家铺子》或鲁迅的《故乡》中,甚至也可以存在于袁枚的《随园食单》之上。

从“桃花源”到“迷楼”:郑闻论刘伟冬的园林

刘伟冬油画作品

在无根的现代性进程中,“江南”之于当代人,是对失落的人文精神与生存方式的遐想和慰藉。至于那个真正的“江南”或理想中的“江南”,恐怕早就在伴随着文化激进主义的城市化进程中面目全非了。被商业概念过度开采的“江南”二字更是沦为一场集体怀春的梦,有关“江南”的蛛丝马迹恐怕只能在那些幸存的园林中侥幸觅得。园林,成为承载这个梦幻与寄托的最后一批容器,成为残存在“集体无意识”中的最后一个“桃花源”。

从“桃花源”到“迷楼”:郑闻论刘伟冬的园林

刘伟冬油画作品

园林对于刘伟冬来说,还不仅仅是一个绘画题材。他如同在江南这片土地上出生的所有艺术家一样——比如观念摄影领域的洪磊,或是装置艺术领域的管怀宾,他们就像每天打量镜子中自己的面孔一样去打量这些园子——再熟悉不过,却又总能在一抬头一转脸的霎那产生莫名的陌生感。

老托尔斯泰曾经怀疑目光之外的世界是否真的存在,传说他在有些时刻会突然猛地转过脸去,以期发现那个世界尚未来得及展开的样子。只不过,刘伟冬是通过笔触与油彩去打量与回眸这些园林。他反复描绘园林的视角也像是突然回头的惊鸿一瞥,以期确认那些安静寂寥的场景还在眼前,那高度浓缩的历史时空仍静静盘踞在粉墙黛瓦的线条之上。这些园子所象征的“桃花源”内向而优美的景致在刘伟冬的笔下被不断再现,如同电影中的空镜显影在银幕上,默默对抗着时光。

从“桃花源”到“迷楼”:郑闻论刘伟冬的园林

刘伟冬油画作品

乌托邦一词在希腊语中起源于ou(无)与topos(场所)的组合,指“哪里都不存在的场所”。小说家村上春树在他著名的《挪威的森林》结尾处写道:“我现在哪里?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全然摸不着头脑。这里究竟是哪里?目力所及,无不是不知走去哪里的无数男男女女。我在哪里也不是的场所的正中央,不断地呼唤着绿子。”这个哪里也不是的场所的正中央,正是现代人无处安放的虚空与迷茫的精神状况。

从“桃花源”到“迷楼”:郑闻论刘伟冬的园林

刘伟冬油画作品

信息时代将人类的思想交流、经济来往、文化沟通紧密联结起来,构成了由无数可见与不可见的网络连接的密集型现代社会。但是除去表面化与功利化的信息交换,人与人在思想精神层面对话的空间,与自我灵魂对话的空间,却不断萎缩和坍塌。现代人正是在这样的境遇中,即这个哪里也不是的场所的正中央,呼唤着桃花源。刘伟冬的园林正是他与自我对话的空间,他精神的乌托邦与心灵的桃花源。

从“桃花源”到“迷楼”:郑闻论刘伟冬的园林

刘伟冬油画作品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