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磊:把乏味的东西,拍出惊心动魄

作者:betway必威体育投注    发布时间:2019-07-03 00:58    浏览:

[返回]

韩磊:把乏味的东西,拍出惊心动魄

  2019年1月,无像工作室出版了艺术家韩磊的摄影集《Early Works》,这距离他拍下其中照片的日子,已经足足过去30余载。这些年间,韩磊举起过相机,拿起过画笔,走遍了大江南北,流连于影棚斗室……由于“比较容易对同一件事情感到厌倦”,韩磊作品的形式一变再变,但他的来路与去处却清晰明了——对人与社会的关注。

  自从被摄影的“刺点”戳中,韩磊就成为了一个用照片去理解或思考社会的人。他感叹摄影储存信息的强大能力,试图用黑白与彩色、抓拍与摆拍、肖像与风景等多种手段,记录并展现自己眼中“人和社会之间的一种相互影射的关系”。而谈及摄影与现实之间的关系时,韩磊表示,理论家、评论家可能会对此有许多判断,但自己并不会过多思考这类问题,因为“照片可以代替我思考”。

采访、撰文:马列

编辑:沈孝怡、花溆

以下为新浪图片对韩磊的独家采访

  Q:您认为最初驱动自己拿起相机拍摄照片的动因是什么?

  A:我20世纪80年代上大学,学书籍装帧设计,有条件接触一些图书馆的进口画册,看到了一些国外摄影家的作品,那些书中的影像很吸引我。如果勉强找一个动因的话,这可能算是一个。

北京 1988,韩磊

北京 1988,韩磊

  Q:什么时候自己拿起相机开始拍照片呢?

  A: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刚开始我很喜欢尤金·史密斯、萨尔加多等摄影家的作品,今天我把他们的作品看做是有着良好职业品性的报道摄影。我还接触到一个瑞士摄影家叫史托汗(克里斯特·斯特伦霍尔姆),虽然他也像报道摄影那样拍照,但是内容有些病态,比如他会去拍一些有缺陷的人或物体的肖像,和主流价值观的摄影有很大不同。

  那时摄影对我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视觉刺激上。我接受摄影,也是从这一个个“刺点”开始的。但是,当我真正开始实践以后,却在尝试慢慢淡化那些早期刺中过我的东西,因为我希望我的摄影更接近自己的性格,对我来说,这是最重要的态度。

北京 1995,韩磊

北京 1995,韩磊

  Q:您怎么看待自己在1986-2000年间拍摄的早期作品?

  A:一开始拍摄时,我并没觉察到它为生活带来了什么不同的东西。慢慢的,在懂得测光、调焦、按快门这些基本动作以后,我才真正明白,技术以外的部分,才是摄影的关键。

  我尽可能走出自己的日常生活环境,比如校园,努力让自己走得更远一点。这时,摄影让我的生活不那么封闭,人也变得鲜活起来,这甚至比我拍到什么更有意思。在当时很简陋的条件下,我拍了很多照片,也冲洗了很多,尺寸大小不一,曝光也是忽明忽暗。但坦白地说,我挺喜欢那个时期自己的状态。

  当时只有拍照可以满足我贴近真实世界的愿望。当我举着相机进入到公共区域,眼前的图景有时候会发生很奇妙的变化。因为拍照,我总能看到生活中更丰富的细节,就连那些原本很乏味的东西也变得惊心动魄起来。更别提那些呈现出各种矛盾的社会图像——人和环境的矛盾、人和人之间的矛盾,这些丰富的细节好像全部向我铺陈开了。

  我不愿直接在照片里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不想拍出写着主流态度的照片——它们需要形象鲜明,明亮而欢快。我更多是用日常的状态去记录我看到的,我相信自己在照片里记录下来的所有细节都是最有力的语言,它们带着每个时代的特性,构成摄影叙事中最重要部分。

开封1991,韩磊

开封1991,韩磊

  Q:您用平实但个人化的视角拍摄了80-90年代的街头影像,您觉得在这些照片中,时代的印记与自我的表达这两个成分,哪个更多一些?

  A:这两个部分混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可以被人阅读的图像,这个混合的结果是更加重要的。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