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莱娜·比奈:用影像捕捉建筑之魂

作者:betway必威体育投注    发布时间:2019-07-16 16:40    浏览:

[返回]

 

埃莱娜·比奈:用影像捕捉建筑之魂


用影像捕捉建筑之魂
摄影:埃莱娜·比奈

采访/撰文:周仰
《中国摄影》杂志2019年6月刊
尽管总体上“摄影”这一媒介在人们的认知中,已经大致脱离了客观性的枷锁,即我们认可摄影师在创作中有主观选择和表达的自由,但一些特定门类的摄影,却依然被期待作为纯粹的记录,且仅仅是一种技术,建筑摄影便是其中之一。
法国瑞士籍摄影师埃莱娜·比奈(Hélène Binet)希望改变对于建筑摄影的这种刻板印象,4月17日,在黄浦江畔的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三楼展厅中,比奈领着我巡视了正在上墙的作品后说:“我希望将建筑摄影带上另一个台阶,人们总认为它枯燥、技术,而不是艺术的、诗意的,但我想改变这种认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比奈的照片是完全脱离建筑本体的艺术品——“也有一些艺术家只是把建筑当作原材料,来创造一些抽象图像,或者在其中投射完全属于他们自己的观念,”她补充道,“但我的作品依然关于建筑,以及建筑师的梦想。”在建筑拍摄手法的谱系中,如果说以展示建筑全貌为目的的纯粹记录和把建筑当作实现艺术家观念的素材是两个极端,那么比奈的实践便是探索了一条中间道路,体现她身处建筑之中的选择性凝视。

埃莱娜·比奈,《彼得·卒姆托,卒姆托工作室,哈尔豋施泰因,瑞士格劳宾登》,2011,数码C-Type,50×60cm。艺术家供图。

埃莱娜·比奈,《彼得·卒姆托,卒姆托工作室,哈尔豋施泰因,瑞士格劳宾登》,2011,数码C-Type,50×60cm。艺术家供图。


当问及她与镜头中建筑的关系,比奈提出了演奏家与乐谱这一比喻,“摄影师需要这个世界,或者说建筑之于我,就像乐谱之于演奏家”——建筑已经存在了,而她提供的是个性化的诠释。
两天之后的4月19日,比奈在中国的首次个展“埃莱娜·比奈:光影对话三十年”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在当天下午的讲座和导览中,她再次提及乐谱的比喻,并且强调“对话”这一概念在自己作品和展览中的重要性:她与建筑的对话;建筑与建筑、照片与照片的对话;观看者与照片的对话。
展厅中的对话从江南园林的墙垣与季米特里斯·皮吉奥尼斯(Dimitris Pikionis)创造的雅典卫城路径开始,狭长通道右侧是一系列由她在暗房亲手放印的黑白照片,尺幅不大,展示了江南园林的空间。
不过,无论是蜿蜒的走廊,还是几枝纤竹的投影,或者是透过门扇之所见,白墙总是其中真正的拍摄对象;左侧,则是阳光下通向雅典卫城的石路的大幅照片,“我决意在这两组照片之间建立对话,因为它们都是不可见事物的映像。”
比奈在展览图录中写道,在她看来,皮吉奥尼斯通过石材的集合排列,营造了一种联想体验,而园林的墙同样唤起人们的想象。“墙是一种边界,却创造了只可想象的无限图像。它是关于你无法去到的地方。”比奈说,“通过拍摄墙,我希望予以观看者想象的可能性,所以这个系列不是关于身处园林的物理空间,而是关于我们头脑中的无限世界。”

“埃莱娜 · 比奈:光影对话三十年”展览现场;供图: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摄影:蒋文毅

“埃莱娜 · 比奈:光影对话三十年”展览现场;供图: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摄影:蒋文毅


 

埃莱娜·比奈,《留园,苏州园林,中国》,2018,数码C-Type,102×80cm。艺术家供图。

埃莱娜·比奈,《留园,苏州园林,中国》,2018,数码C-Type,102×80cm。艺术家供图。

 

埃莱娜·比奈,《季米特里斯·皮吉奥尼斯,卫城,雅典希腊》,1989,数码黑白银盐,120×120cm。艺术家供图。

埃莱娜·比奈,《季米特里斯·皮吉奥尼斯,卫城,雅典希腊》,1989,数码黑白银盐,120×120cm。艺术家供图。


比奈于10年前与家人来中国游览时第一次进入江南园林,她看见那些斑驳的墙,便被深深吸引了,她暗自对墙垣说,“我会回来的”,因此,当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邀请比奈进行个展并希望她能够为之特别创作一些带有中国元素的作品时,她立刻决定来拍这些墙。“必须澄清的是,这个系列的拍摄对象是苏州园林的墙,而不是园林本身,因为江南园林这个话题对我来说太大了,恐怕10年都拍不完。”比奈如此解释这个特别创作。
通道尽头左手边是较为独立的一处空间,这里完全让渡给了园林墙垣的世界,随着摄影师不断靠近墙面,画面益发抽象,我们不再看到空间结构,而是时间在墙体上留下的天然青绿山水。虽然比奈在创作中更常用黑白胶片,但她总会同时带上一些彩色胶片,并根据现场的感受做出选择,墙垣的系列似乎是她运用彩色较多的一次,因为她意识到,墙上那些让她着迷的水渍或者绿苔,在黑白照片中更像是破败的迹象,而在色彩中,它们呈现出生命。
第一眼看,她在这些墙垣影像中运用的中间大量留白的方式,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中国的文人山水绘画,不过她坦承,尽管在拍摄前她在苏州博物馆看到了一些经典水墨,拍摄时或许潜意识中进行了参考,但对此却并未深入研究。事实上,大多数古代园林绘画和相关分析都更强调园林内部作为自成一体且隔绝于世的空间,而比奈镜头中的园林墙垣则是通往想象中的外部世界的法门,为我们提供了与园林传统有所联系又跳脱其外的独特视角。

埃莱娜·比奈,《留园,苏州园林,中国》,2018,数码C-Type,80×102cm。艺术家供图。致谢:安曼画廊(ammann // gallery)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