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皇山南基金小镇:江南园林里藏着中国版格林尼治

作者:betway必威体育投注    发布时间:2019-07-03 00:22    浏览:

[返回]

800年前的南宋,官方纸币“便钱会子”就在杭州玉皇山南麓印刷;800年后,这块曾经瞩世繁华的土地又跟财富神话挂上了钩。

  800年前的南宋,官方纸币“便钱会子”就在杭州玉皇山南麓印刷;800年后,这块曾经瞩世繁华的土地又跟财富神话挂上了钩。

  截至目前,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累计入住金融机构323家,资管规模近1800亿元,税收已破3.44亿元,地方财政收入1.7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了91%和97%。

  玉皇山南基金小镇规划占地面积有3.2平方公里,北依西湖,南临钱塘江,东靠杭州新CBD——钱江新城,西望群山,总建筑面积约30万平方米。作为浙江特色小镇经济的代表,这一年,这片灵秀之地带给我们无数的惊喜。

  安静的江南小花园内风起云涌

  走进小镇,仿佛走入了传统的江南园林,古典韵味的建筑鳞次栉比,玉皇山脚的绿荫点缀其中。素雅风格的屋舍,与山间流水汇成的湖面交映成辉。

  每栋两层的中式办公场地都像安静的小花园,这些水景院落完整地与环境融合,也让私募精英们融入到这片青山碧水之中。门外就是玉皇山和八卦田,放眼望去,心旷神怡。

  基金小镇管委会办公室主任吴青松笑着说:“整个小镇用绿化丰富了景观层次,森林和水系总量占到整个小镇的70%,1400亩左右,大概是95个郭庄的大小,这些水域主要集中在小镇西面的海月水景公园、樱桃山生态公园。”

  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三四期或将开发,预计在未来三年,基金小镇还将引进和配套100家以上、辐射带动周边1000家以上的各类私募基金和财富管理机构,总管理资产规模超过一万亿人民币。

  小镇的目标是打造成中国版的“格林尼治小镇”。

  美国格林尼治小镇距离美国纽约金融中心40分钟车程,自然环境优美,适宜居住。而拿过联合国最佳人居环境奖的杭州,坐高铁到上海只需要40分钟,其区位、环境及发展条件与格林尼治小镇极为相似。

  通过不断引进国际先进的理念和运作模式,充分运用“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以社会化、市场化、专业化的发展机制来运作小镇的招商引资,集约化引进和培育各类私募(对冲)基金、私募证券期货基金、量化投资基金及相关财富管理中介等机构,弥补了上海等地在服务中小企业方面的不足。

  私募基金产业生态链初步形成

  打造一个财富中心,除了硬件之外,过硬的软件配套自然是必不可少。小镇成立了“邵逸夫医院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国际医疗中心”,面积约800平方米的医疗中心将为园区人员提供国际医保结算,并开通就医绿色通道。

  小镇附近还将新增从幼儿园到初中的国际化教育配套,同时启动了山南基金小镇宽带提速工作,工程投资1000万元,构建国际一流的高速宽带网络。

  目前,小镇已经集聚了包括浙江赛伯乐、杭州联创、凯泰资本、敦和资管等在内的一流私募机构;吸引了省、市政府及部分民间产业母基金落户,吸引了浙商银行等为企业融资服务的商业银行;集聚了财通资管等为代表的资管公司,也吸引到股权投资行业权威数据分析机构、中介机构清科集团入驻。小镇私募基金产业生态链已初步形成。

  小镇还通过与高盛集团、浙江对冲基金人才协会等合作,搭建基金管理人培育平台。而金融博物馆和金融家俱乐部、各种生产生活服务平台也将现身这里。

  小镇的发展不仅带来了可观的就业、税收等直接经济效益,还加强了资本与产业的对接,有效主力实体经济,加速推动了众多中小企业的成长和转型,从而实现了金融资本与实体经济的互利共赢发展。例如,杭州产业投资基金已累计投资31家本市企业,总投资金额15.6亿元,带动社会投资7.2亿元。

  接下来,小镇将打造成为集聚私募金融的样板区域、引领转型升级的重要环扣和推动创新创业的发展支点。

  5年前,浙江赛伯乐的创始人陈斌到玉皇山南侧的文化创意产业园落户的时候,周围还是一片凌乱的旧厂房、旧仓库、旧民居,一条废弃的火车轨道两旁,都是乱搭乱建的违章建筑。

  但5年后,一栋栋中式小楼里,住满了跟财富搭边的银行、私募、资管、期货、PE等金融机构。特别是这一年,借助便利的交通和集群效应,基金小镇从无到有,在钱塘江边到玉皇山脚的大地上,茁壮成长起来,成为浙江乃至中国的第一基金小镇。

  我们当初的选择

  是相当有远见

  5年前的旧库房变成私募大本营,浙江赛伯乐的创始人陈斌就是见证人之一。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