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无有花卉树木 依然成为园林(图),农业资

作者:betway必威体育投注    发布时间:2019-06-10 16:22    浏览:

[返回]

 童寯始终相信,中国园林具有独特的审美逻辑。他断言:“中国园林必不见有边界分明、修剪齐整之草坪,因其仅对奶牛颇具诱惑,实难打动人类心智。”

  祖父童寯去世时,童明15岁。他知道祖父是厉害的建筑师,但不清楚他在做什么,“他写的那些东西究竟是为了什么”。

  童寯曾与同行梁思成、刘敦桢、杨廷宝并称“建筑四杰”。他早年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留学,回国后设计了南京的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上海大戏院、首都饭店等重要的建筑。

  园林是童寯的兴趣所在。1937年出版《江南园林志》时,他已经在数年中利用周末遍访江南名园。同年,他应林语堂主编的英文杂志《天下月刊》之约,撰写三篇介绍中国文化的文章,专门介绍中国园林的那一篇却未获发表。这样的文章,童寯一直写了许多年,有些同样未能出版。

  直至晚年,童寯得以将那些英文文章结集成书,题为《东南园墅》。1982年,童寯因膀胱癌病重入院,转诊北京,每天在病床上坚持订正《东南园塾》等著作的书稿。打点滴时,他嘱咐医生们:“你们打我的脚,别打我的手,打我的手,我就不能写字了。”

  1983年3月,童寯没法写字了。他在病床上口述全书结尾,由童明的哥哥童文代为记录,一同完成《东南园墅》。它的成书时间经历了漫长的50年。

  童寯与梁思成、刘敦桢、杨廷宝并称“建筑四杰”。作为中国第一代建筑师,参与国民政府南京外交部大楼、上海大戏院等建筑设计。童寯也是近代研究中国古典园林第一人,著有《江南园林志》《东南园墅》等作品。

  《东南园墅》完成两周后,一个中午,童寯的病情骤然恶化,童文正在病床旁边。“当时爷爷的眼神特别绝望、挣扎,不肯去的状态,并不是怕死的感觉,仿佛在说怎么突然就走了,有一堆书没有弄完。”他把当时的情景转述给了童明。

  到了1986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观念正流行,童明在高考志愿表上填报了数学专业。表格上交不久,童明接到三爷爷童村的电话。三爷爷严肃地提出要求:一定要将专业改成建筑!他希望,家族最小的孙辈能继承哥哥童寯未完成的事业。

  1993年,童明从东南大学建筑学专业拿到硕士,开始帮助出版社整理童寯的文集。梳理祖父留下的大量手稿、笔记时,他慢慢地了解了祖父的志向。他现在是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继承了祖父的事业。

  2018年10月,童明重译的《东南园墅》出版。1997年东南大学建筑系建系70年之际,《东南园墅》出版过中文译本,但童明总感觉有些遗憾。他自己担任翻译时,希望用文言文呈现往昔的园林世界。

  1930年代,童寯遍访江南园林。当时一些园林废弃,没有主人,如果遇到守园人,童寯就给他们塞一些钱,征得同意后进去参观。

  1960年代,《江南园林志》出版时,童寯坚持用竖版繁体字。书中收录了大量童寯自己拍摄的园林照片及手绘园林图,此为其中一张草图。

  将“情趣”保持到生命的最后

  童明的好友、建筑师王澍是最早读到《东南园墅》之前译本的人之一。他从前认为江南园林老套重复,于今天已经失去意义,这本书令他改变了看法。一年里,他反复阅读六遍。

  书中有一句话令王澍印象深刻,即童寯质问假山石上的洞:“一个正常的人怎么能住进那么小的洞中?”王澍“浑身一激灵,脑袋轰的一下”。他顿悟,问题看似幼稚,但切中园林语言的特殊逻辑,深浅、进退、开阖、高下、疏密、大小等术语这样“才会有活的意义”。

  “童先生的讨论才是真正懂中国画的人的讨论,只有这种讨论才对我有意义。”王澍在《东南园墅》新译本的序言中写道,“童先生这种天真发问的精神,居然能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一直保持到生命的最后。这就见出‘情趣’一词的重要。”

  “建筑师的道路总是困苦艰难,什么能支撑你一直有感觉地做下去?是什么理论吗?重大价值吗?方法吗?”王澍的答案是“情趣”,它之于园林营造也是最重要的。

  对童寯来说,保持半个世纪的“情趣”尤其困难。

  1931年,梁思成离开东北大学,前往北平主持中国营造学社。临行前,他将建筑系主任的工作移交给童寯。不久,“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大学被迫关闭,童寯计划携全家去北平避难。抵达北平不久,他应好友陈植邀请,赴上海建筑事务所工作。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