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技为舟,驶向心灵彼岸

作者:betway必威体育投注    发布时间:2019-06-25 06:26    浏览:

[返回]

  江南之美,也许是杏花春雨中的一场邂逅,也许是诗词书画中的一次穿越,也许是戏台上吟唱千年的粉墨传奇,也许,是一座风雅的园子,一把温润的茶壶。

  千年文脉,融古汇今,匠心永驻。那一件件寄托着江南人精致生活态度的“长物”,点缀了数千年来江南人的生活空间,更成为心灵寄托的重要承载,浸润成这片土地上特有的文脉精髓。

  匠作:中华文化的耀眼亮色

  一峰则太华千寻,一勺则江湖万里。

  公元1621年,苏州文人文震亨,在他记述器物的著作《长物志》里写下这一句话,表达了对精湛的江南造园技艺的推崇。

  经济的富庶、文人的情怀、工匠的创造,孕育了中国古典园林的杰出代表——江南园林。亭台楼阁,叠石理水,一草一木,一窗一景,无不精妙绝伦,世界惊艳。江苏省设计大师、东南大学教授杜顺宝评价道:“江南古典园林自然风景式的布局和精巧的营造技艺在世界园林史上独树一帜,是我国传统文化中耀眼的亮色。”

  “江南园林,明看苏州,清看扬州,民国看无锡。”古建园林泰斗陈从周先生一生对江南园林倾心不已。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从一个古董商那里得到一批中国明代家具,想放置在二层的东亚艺术馆里,却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陈设方案。东亚艺术馆特别顾问方闻就此求教陈从周。陈从周脱口而出:“明代家具当然要放在明代建筑里,苏州园林是最合适的。”在陈从周的撮合下,一批优秀的苏州工匠被派到纽约,连同大量特制的楠木、银杏、香樟和砖瓦,在大都会博物馆里依照苏州网师园的殿春簃复刻了一个园林,起名“明轩”。

  “明轩”是第一个出口的苏州园林,从此在世界上掀起了一股江南园林的“中国风”。今天,仅江苏一省,就有拙政园等9座古典园林先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财富。

  江南文化之独具匠心,在风雅精巧的园子里,也在美轮美奂的工艺品中。

  一印、二捏、三扢、四镶、五板,从下而上,由里到外,搓搓捏捏就成形,敲敲拍拍就有面。国家级非遗无锡惠山泥人代表性传承人喻湘莲,虽年过八旬,手里的活可一点没生疏。“心中有数,手下就有活。”喻湘莲说,手捏泥人不像雕塑,全凭手感。除了姿势动作要活灵活现外,泥人喜、怒、哀、乐的不同情绪也要靠匠人一手捏出来。

  穿针引线、下针提线,寸人豆马跃然锦上。无锡技艺与江南文脉论坛上,受邀现场表演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赵红育,举手投足间既有江南女子的细腻和温婉,也透出江南艺人的专注与巧思。一幅《饮中八仙》绣品,100多个文字细若蝇毫,人物头像和绿豆差不多大小。拿起放大镜细看,只见笔锋流畅利落,人物须眉毕现。“精微绣,底料、针、线三方面都得下功夫。”从15岁开始学习刺绣,赵红育三十多年浸淫,逐步形成了一套无锡精微绣的独门绝技:底料要紧密,经纬线绝不可松散;针要细、长;线,则运用分捻技艺,分得越细越好。特别是人物的眼睛、眉毛等细微处,一根丝线,捻松、劈线,分成70份,赵红育只用其中的一份。

  技艺之美,在乎“匠心”。江南人“不贵空谈贵实行”,专精一技。脱胎于中国山水画意境的苏绣,用上等蚕丝线编织的绒花,采用植物染料印染的蓝印花布,用100多种工具烧制而成的紫砂壶,造就了精致考究、风雅灵动的生活,留下了灿若星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丝绸、茶叶、刺绣、云锦、玉雕、漆器、湖笔、宣纸、剪纸、泥塑、陶艺、苏式家具等江南工艺品,更是精益求精、巧夺天工,至今行销天下,享誉世界。

  文心:洗尽铅华的灵魂归宿

  “中国文化的俗和雅,都集合在一把紫砂壶中。”

  作为紫砂工艺的代表人物,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秀棠先生,亲眼见证了紫砂工艺如何从最初的一项民间技艺,发展成为江南文化的代表。“小时候,我跟随顾景舟大师学习制壶。老师手中的壶越做越小,但壶中蕴含的文人气息越来越浓。”

  宜兴紫砂壶,以造型讲究、工艺精湛、风格雅致著称于世。传说,紫砂壶诞生在明代宜兴金沙寺的僧人手中,恰在此时,书生吴颐山正寄居寺内,供春空暇时,就向寺僧学习制壶技艺。当吴颐山的壶器烧造出炉时,一种暗淡而深厚古远的栗色,让他惊讶不已,这就是著名的“供春壶”。

  似乎从诞生的那一刻起,紫砂壶就深深烙上了文人审美的基因,而“供春壶”也开启了紫砂壶从实用走向审美的开端。

  一壶一世界。紫砂壶是“个性”鲜明的艺术品,工艺大师的个人气质直接影响了紫砂壶的造型与风格。许多名壶,无需看印章,一望可知出自谁手,所谓“壶如其人”。

搜索